今晚《人世间》登陆江苏卫视 开启一代中国人的“回忆杀”

  频频冲上热搜,席卷各大社交平台线开年大戏《人世间》今晚终于在江苏卫视幸福剧场开播了。

  这部剧改编自梁晓声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人世间》,以生活在东北的周家三代为主线年的近五十年间各行各业人物的群像:周家父亲周志刚,是一名一生勤恳奉献支援“大三线”建设的八级工;周家母亲李素华,是一位温柔坚韧的普通女性,一生精心守护周家;大儿子周秉义走上了仕途,为网民的利益而努力;女儿周蓉为爱情远赴贵州,后成为大学教授传道授业;二儿子周秉昆,一辈子做过很多事,当过工人、下过海、创过业,未曾大富大贵,却尽己所能地对身边的人倾注爱和善意。

  该剧塑造的其他人物也极具代表性,如郑娟、乔春燕、郝冬梅、蔡晓光、骆士宾等等,他们当中有遭受不公仍不卑不亢的女性,有下乡插队的知青,有,有工人后代,有乘着时代东风下海的商人……

  小到每一个物件、场景的还原,大到每一种身份的刻画,细腻到每一种人际关系的体现,宏大到每一个历史事件的复刻,从20世纪70年代走来的人,或多或少都能在这部剧看到自己的影子。这也正是《人世间》能在极短时间内成为“爆款”的原因之一,即真实有共鸣,开启了一代中国人的“回忆杀”:

  那时车马很慢,分隔两地的亲人朋友之间的联系,基本靠一封封信,遇到急事才会打电话、发电报。剧里,母亲不识字,便让秉昆代笔给在西南大三线工作的父亲写信,秉昆寄出这封信后告诉母亲,大约10天后父亲才能收到;

  秉昆丢了木材厂的工作,想找“准嫂子”——郝冬梅帮忙,就跑去邮电局给远在江辽生产建设兵团的哥哥秉义打电话,当时的电话费很贵,一分钟一毛五,秉昆舍不得,三两句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还嘱咐哥哥有消息给自己发电报,因为“发电报快”;

  不久后,哥哥的电报来了,同样简短,只有9个字——“工作事可找蔡晓光办”,由于当时的电报按字数收费,人们常会为节省一个字的费用而刻意精心抠字眼儿,所以哥哥发来的电报也如此凝练。

  除此之外,剧里的绿皮火车、28寸的大杠自行车、大众澡堂、国营工厂、粮票邮票等等都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上山下乡、三线建设、恢复高考、知青返城、对外时尚、企业改革、个体经营、棚户区改造等事件,也都是一代人的亲身经历。一幕幕鲜活的生活画面,一个个重大的时间节点,勾勒出那个年代的风貌。对此,导演李路表示,他所追求的就是用真情、用匠心呈现时代的真实记忆。波澜壮阔的时代洪流中,小人物的一思一念,都是最鲜活的大历史。在李路看来,“经历过《人世间》故事的人,如今大多都还健在,稍微一个细节是假的,建立的真实性就塌掉了。因此,真实性是拍好剧目的必要保证。”

  在剧中,不仅故事发生的场景和人物经历真实,人物的演绎也“戳中”了无数60后、70后。那个年代,父亲往往是一家之主,他们对子女的爱很矛盾,专横独断却也隐忍含蓄,周父一方面因为女儿周蓉为追爱不辞而别的行为大发雷霆,三年不允许女儿回来过年,一方面又把领导特批给他购买的二十斤面粉扛去贵州看望女儿,只因周蓉胃不好,怕最宠的女儿在贵州吃不好。时隔三年才休一次假的他,不急着回东北老家,而是跑去贵州看女婿,如果是个好人,他也就认了;

  母亲则永远是一个家庭中最稳定的存在,无论家人离开多久,离开多远,周母依然日复一日守在原地,等待着家人的团聚。秉昆作为周家的小儿子,想必是最能引起共鸣的角色,哥哥姐姐为了前途远走高飞,他主动承担起照顾父母的责任,默默付出,但到头来,哥哥姐姐考上北大光耀周家门面,而敦厚善良、付出最多的他却只落了个“没出息”、“不求上进”的数落,成了最不受宠的小儿子,在那个年代,不乏这样牺牲自己成家人的年轻人。

  正是青年实力派与老戏骨们的同场飙戏,才使得这一个个脱胎于原著的人物成为了有血有肉的存在。导演李路将剧集的主演演员概括为“四梁八柱”。“四梁”指的是周家三兄妹和周秉昆的妻子郑娟,由辛柏青、宋佳、雷佳音和殷桃领衔担纲;“八柱”则构成了故事的不同支流,邀请到丁勇岱、萨日娜、隋俊波、黄小蕾、于震、丁海峰、宋春丽、冯雷倾情加盟。清一色的实力派出现在同一部作品中,产生的化学反应不负众望。

  梁晓声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网民的名义》导演李路+《中国式分手》编剧王海鸰,如此配置,也让《人世间》品质大剧的气场扑面而来。

  这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平民史诗,特别适合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共同观看,它能让步入中年老年的观众看到年轻的自己,也能让当下年轻观众看到父辈母辈的生活。你有多久没和爸妈一起看剧了呢?打开江苏卫视幸福剧场,听听他们以前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