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隆·诺里的奇幻旅程

比赛来到第四盘中段,气氛已经非常紧张,现场的喧闹声也越来越响。作为仅存的本土选手,诺里的每一次发球、冲刺、制胜分以及失误,都牵动着现场英国人的神经。

据说球场外的亨曼山今天也不叫亨曼山了,叫诺里小土丘。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也在看完德约科维奇和辛纳的比赛后,从中央球场转场来到了1号球场。不过诺里说他当时并没有注意到皇室的驾临,他正非常专注地努力将自己留在比赛的签表中。在盘中的一次成功破发,让英国人把比分带到了5:3,现场观众嗅到了决胜盘的气息。其实在第一盘,戈芬打得相当不错,对于诺里的调动非常有效。随着比赛的深入,诺里逐渐找回到自己的节奏,也一直保持着冷静。他是一个善于控制情绪的人,总是能在镇静和激情之间保持好平衡。出其不意地放小球,不知疲倦地奔跑,为他在最后两盘带来了机会。在诺里年轻的时候,一位医生曾经问他是不是一名深海潜水运动员,因为他有一个比常人尺寸更大的肺。在此之前,诺里并不知道自己身体的这个小秘密,这让他拥有更好的心肺功能。之后他也更有信心用跑动来为比赛注入能量。和戈芬的第五盘,诺里依旧活力满满。在5:5时用一次利落的破发将比赛带到了发球胜赛局。随着戈芬的回球下网,诺里成为了公开年代继罗杰·泰勒、蒂姆·亨曼和安迪·穆雷之后,第4位闯进温网半决赛的英国人。

接受现场采访时,诺里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之前他都是在电视上看那些家伙们进入到温网的1/4决赛和半决赛,认为自己绝无可能做到这些。然而他今天也来到这里时,竟一时语塞。

卡梅隆·诺里,1995年出生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他的父亲大卫来自苏格兰格拉斯哥,母亲海伦来自威尔士卡迪夫,他们都是微生物学家。在诺里3岁的时候,他们家遭遇过一次入室盗窃,之后全家人搬到了新西兰奥克兰。诺里的父母现在也一直居住在那里。

诺里的父母都是学校的壁球运动员,在诺里4岁的时候,他母亲把一个壁球拍改成了一个小一点的球拍让诺里玩。然后在水泥地上划一条线,诺里就把它当成球网,开始拿着小球拍打塑料球。

诺里一直在新西兰学习网球。在他15岁的时候去欧洲游历了半年,之后父母决定送他到伦敦的国家网球中心接受更高水平的训练。这是诺里第一次在父母的家乡国家生活,并在这三年期间选择了代表英国队参加比赛。

19岁的时候,诺里申请到了美国德州克里斯蒂安大学的体育奖学金,他去到美国,一边攻读社会学专业,一边训练网球,参加美国的大学比赛。虽然诺里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进入到职业网坛,但他并不急于在19岁或是20岁就转入职业网坛。他希望能通过在大学的学习和训练让自己的心理更加成熟。

在他大二的时候,诺里骑着他的小摩托出过一次车祸,导致下巴缝了6针,并且错过了一些比赛。为此他的教练非常愤怒,要求他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诺里坦言这件事情给了他足够的教训。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他到现在也没有车,也不骑小摩托了。在全英网球俱乐部里出入,他都是骑自行车。

诺里在美国连续拿到三次全美最佳球员,并在他22岁的时候正式成为职业球员,开始了全球旅行的生活。在战胜戈芬的比赛后,他特意感谢了他的教练卢戈内斯。

法昆多·卢戈内斯是诺里在美国念大学时认识的好友,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外出、一起做很多事。卢戈内斯是德州克里斯蒂安大学网球队的助理教练,本来他计划在毕业后从事金融领域,但是在2017年诺里转入职业网坛时说服了卢戈内斯来担任他的教练,陪他参加比赛。

卢戈内斯是个对网球痴迷的人,总是在研究和学习。诺里说这个决定非常有趣,因为刚刚进入职业时,他们是一起接受所有新鲜的事物。他们的关系也会有很多转变,从校园里的多一些轻松,到如今的多一些职业。

诺里的训练极其刻苦,他说自己几乎不会有任何一周在休息。在闯入了温网半决赛后,他开玩笑说应该值得用一周的休息来奖励自己了。

2021年初,世界排名第74位的卡梅隆·诺里接受ATP官网采访,记者让他预测一下谁会在当年有最大的突破,诺里毫不犹豫,说是他自己。

然后在10月的ATP1000印第安维尔斯站,他战胜了巴伊拉什维利,第一次拿到ATP1000大师赛的冠军。都灵的ATP年终总决赛,因为西西帕斯和贝雷蒂尼的伤退,诺里得以递补参赛。并在年终排名世界第12位。

在今年夏天之前,诺里从来没有进入过大满贯的第4轮,如今他站在了半决赛的关口。过去的18个月,诺里经历了一段奇妙的旅程。